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[居港权一家亲]作者:不详
[居港权一家亲]作者:不详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av电影 av网站 av天堂 av在线 亚洲av av视频 欧美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居港权一家亲
 

 字数:1.6万
 
  在香港遮打花园正人头涌涌,这些人都是来自大陆,他们正在集会,向香港 政府争取居港权。
 
  在人丛中有一个青年,他没有像其它人大声疾呼,他祇默默的坐在一旁。他 叫周冲,来自东莞,今年18岁,家有母亲王怡38岁,妹妹周淇15岁。爸爸 周志才香港人,劳动阶层,50多岁才回大陆,经朋友介绍,付了5000元从 农村娶了王怡,当年她才19岁,结婚第二年生下了周冲,过了两年生下了女儿 周淇。
 
  经过十年申请,王怡才批准来香港定居,但因没有钱走后门,两个孩子一直 不获批单程证来香港。王怡来香港后3年周志才在一次地盘意外死亡,王怡好不 容易找到一份酒家知客的工作,因为还年青,化妆后亦有几姿色,身裁有36C 2436,一点也不像生了两个孩子,所以小费特别多,每月也能赚到2万元, 住在政府公屋,每月租金才1千多块钱,供养两个孩子,大陆生活水平低,所以 生活也还算充裕。这次周冲是申请3个月探亲双程通行证来香港,妹妹还在大陆。 
  周冲读书的天份不错,这次来香港前已来过5次,每次也报读短期英文课程, 因大陆学校的英文水平很低,所以每次来香港也积极进修,这次他的通行证还有 十天就到期,但他在两星期后就修完整个课程,要考结业试,看来不能考了。他 正为这事烦恼,他没有像其它人一样上街游行、示威。因他知道就算得到居港权, 如果不能找到一份好工,只会加重妈妈的负担,另外还有一个妹妹要他照顾呢。 
  他在遮打花园坐了两个多小时,看看表已差不多半夜一点,妈妈也快回来了, 带着一肚子闷气往家走,在路上经过7- 11,买了两瓶红酒,希望喝了可以早 些入睡,不用再想那些烦恼事。回家后,洗完澡,开了一瓶红酒,躺在床上刚喝 了半瓶,便听到妈妈开门声音,跟着进浴室洗澡的水声,过了一会王怡洗完出来, 经过儿子房间,看见还有灯光,问了一句:「冲,洗过没有?」
 
  周冲含糊地应了一句:「洗过了。」王怡探头看了房间一眼说:「你怎么喝 酒了?」周冲默不作声,只顾自喝酒,王怡走进房,看见儿子满怀心事,便柔声 问:「是不是英文跟不上或班中又有人欺负你大陆仔?」
 
  周冲说:「为什么同是中国人,我们就不能住在香港?我的单程证快到期, 我的结业试不能考,我这几个月的努力完全白费了,如果有了这张证书,迟些考 进北京或上海的大学机会也大一些,为什么连这机会也不给我?」
 
  王怡听了心里一酸,这是她最痛爱的儿子,也是她下半生的希望。拉了一张 椅子坐在床边,拿了一个杯也倒了一满杯红酒,喝了一口,含泪说:「这还是我 没有本事,没钱走后门把你们兄妹办来香港,从小把你们兄妹留在大陆,要你们 照顾自己,这些年来除了寄钱外没有尽过一点母亲的责任。」
 
  周冲听了便说:「妈,我不是怪你,我只是想快些读完书毕业出来,找一份 好工,不用你再这么辛苦,而自从爸死后,我知这些年来有很多男人追求你,为 了我们兄妹,你也拒绝了。」
 
  王怡给这话挑起了一丝感概,回想这些年来,为了两个孩子,真的完全没有 为自己打算过。一边想一边大口大口的喝着红酒,周冲讲他今晚在遮打花园见到 的情况和自己对将来的打算,王怡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。
 
  儿子看见她神不守舍的样子,不知是否受酒精的影响,看见眼前的母亲,酒 后两面泛红,因为刚洗完澡,睡袍领有两颗钮还没扣好,每次俯身伸手拿酒时, 露出了大半个乳房,好几次连乳头也看到,不禁心中一动,周冲喝了一口红酒说 说:「妈,我能不能留在香港对我并不重要,但想到要你一个人生活,每天下班, 一个人吃饭,还要做家务,你太辛苦了,妈我舍不得你。」说罢伸出双手把母亲 搂过来,王怡亦挪过身去坐在床沿,把心肝儿子紧紧抱着。
 
  周冲嗅到母亲发尾还有肥皂和残余的香水气味,双手抱得更紧,王怡丰满的 乳房压在儿子的胸口,使到周冲下面的老二亦渐渐硬了起来,偷偷在母亲颈上吻 了一口,感到母亲身体震了一震,抱着他的手搂得更紧,但是没有反对的表示, 便大了胆在母亲的面上又吻了一下。听到母亲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带着酒气的呼 吸喷在他的颈上,使他胆子更大,下面的老二更硬,双唇在王怡的面上、颈上不 断吻着磨着,有时还伸出舌头在母亲的颈上舔了几下。最后王怡软软的靠在儿子 肩上,发出了微弱的呻吟。两母子搂抱了一会。周冲在母亲的耳边轻声说:「妈, 我下面硬得很难受…」
 
  王怡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反应,想把儿子推开,但手郄不听使唤,周冲的鼻子、 嘴唇和刚长出来的须根不断在她面上、颈上厮磨,双手在她背后乱抓,把王怡弄 得心痒难耐,儿子不断在耳边轻声叫:「妈……妈…」王怡的手不由自主地慢慢 移到儿子两腿之间,触手碰到一条隔着内裤也感到火烫的大老二,这是她多年来 久违了的东西。自从丈夫死后,她就没有性生活,现在手里的大老二把她的原始 欲望引发出来。拿着老二的手不由自主地慢慢上下套弄起来,周冲不禁口中发出 舒畅的呼声,身体慢慢的向后靠。
 
  王怡现在可以看到手里拿着一条是8公分长的老二,紫红色的龟头渗着透明 的液体,她眼睛看着这令她又爱又怕的东西,手不停的套弄着。周冲一只手把自 己的裤子脱下,另一只手在王怡的大腿轻轻的抚摸。周冲下身传来的快感越来越 激烈,手在王怡大腿上的抚摸也越来越快,在王怡大腿上抓出了一条条红色的指 痕。突然周冲把手臂穿过王怡腿间,抱着她的一条大腿,在腿上腿内狂吻着,王 怡给他这突然其来的动作拉得倒在床上,现在两母子变成了69的姿势。王怡想 爬起来但一条大腿给周冲紧紧抱着爬不起来。王怡说:「冲,我们是母子不能… ……啊……」。
 
  周冲原来己把头埋在王怡两腿间尽头,隔着内裤拼命的舔着,双手抱住王怡 的屁股这使王怡的面刚好碰到他的老二。一阵强烈的性气味加上酒精的作用使王 怡最后的理智也消失了。王怡情不自禁地张开口把她儿子的老二放入口中,这种 事她以前也常常做,因周志才和她结婚时己50多岁,加上常常喝酒,很多时在 床上也力不从心,要王怡用口才可帮他的老二勉强站起来,但这事她己很久没有 做了,现在口中的老二跟以前的不同,从前的是半软不硬,现在的不但很硬,而 且比他爸爸的大一倍。
 
  她把儿子的老二放在口中吞吐着,舌头在顶端的缝一下一下的舔着。周;冲 在另一边嘴巴也忙着,隔着内裤在他妈妈两腿间拼命舔着,王怡的内裤己湿透了, 也不知是周冲的口水还是她自己的。淫液,周冲一面舔双手在他妈妈的屁股上乱 抓,一只手己经从她的内裤边伸了进去。
 
  王怡正沉醉在口交的快感,突然一阵触电般快感从下身传夹,原来周冲把一 只中指从她的屁股缝后插入她的阴道不断的搅动,这一下动作使王怡差点疯狂, 屁股不断向前挺,差点使周冲透不过气来。周冲把头抬起,一手把王怡的内裤拉 了下来,再把头钻进她两腿间,这次他可以真正尝到妈妈淫水的味道。舌头不断 在阴核上、阴道中搅动着,王怡己陷入半疯狂半昏迷神智不清状态。
 
  周冲舔了一会,坐起来把王怡抱来放她睡在枕头上,翻身压在她上面,双手 捧着她的头,吻着她的唇,用舌头轻轻把她的牙齿打开,伸入王怡口中不断搅动, 再把王怡的舌头吸过来在自己口中纠缠着。王怡激情过后渐渐清醒过来,轻轻把 周冲推开,幽幽地说:「冲,我们是母子,不能这样,这是乱伦,快些起来吧。」 
  周冲说:「妈,你己经孤独了这么多年,现在要珍惜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时间, 让我好好的陪你吧,我们做什么事,关了门有谁知道,祗要我们开心便可以,我 们又不是伤害其它人。」
 
  王怡还要说些什么,周冲己用口把她的口封住,现在周冲把她压在身下,大 老二压在她的肉缝上,周冲一面吻她,一面用下身上下的磨,大老二在王怡的阴 核上的磨擦使她再度发出了呻吟,屁股亦配合着向上挺,周冲扶正老二,一挺便 插入了她的阴道。
 
  王怡感到生平前所未有的充实,不禁:呀!的大叫出来,周冲一招直捣皇龙 得手,便不停地抽插,王怡那有给这样精壮的男人干过,口中不断发出畅快的呼 叫:「啊……呀…不要这么大力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但屁股郄不停的向上挺,双 手紧紧的把身上的男人抱着,在他背上抓出了多条血痕。周冲抽插了几十下才发 觉到妈妈还穿着睡袍,周冲用他的大老二紧紧抵住王怡的子宫然后说:「妈,把 衣服脱下好吗?」王怡闭着眼睛说:「你祗知道欺负妈,这些事你不会为妈做吗?」 
  周冲如奉圣旨般把王怡的睡袍从她头上套了出来,周冲现在才清楚看到妈妈 的乳房,把一边乳头含在口中,另一只手在另一个乳房大力的搓着,老二再使劲 地抽插起来。王怡再次陷入疯狂,腰像蛇般扭着,屁股死命向上挺。周冲抽插了 百多下,喉底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,精关一放,一股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,王 怡张开两腿,紧紧的缠住他的腰,把她所有的孙子(周冲射出来的应是王怡的孙 儿)全部接收下来。周冲泄过了后,老二还在王怡阴道中一抖一抖的跳动着,王 怡闭着眼睛,灵魂好象升了天一样。
 
  待回过气后,翻了身把周冲推下来,温柔地说:「冲,去洗一洗吧。」周冲 说:「妈,我要你和我一起洗。」王怡笑道:「也好,你们小时我很少给你们兄 妹洗澡,让我现在尽一下母亲的责任吧。」周冲说:「那就淋烦妈了。」周冲爬 起来一手把王怡抱起往厕所走,王怡躺在他怀中有种很奇妙的感觉,一方面好象 刚和男朋友做完爱,另方面看见自己的儿子已长大成人,自已的将来已有了依靠, 想到这里双手把周冲的脖子紧紧搂着。到了厕所,周冲把王怡放下来,调好了水 温,开了花洒,大家用肥皂往对方的身上体涂抺着,当周冲用肥皂在王怡的乳房 搓抺着时,王怡的乳头不禁渐渐硬了起来,手涂了点肥皂摸向周冲的老二,发觉 周冲的老二己在一柱擘天状态。
 
  王怡仔细地洗着、套弄着,然后用水冲干净,蹲下把老二放入口中,王怡细 心的舔,手温柔地把弄着两颗小蛋蛋,有时还把一颗放入口中,周冲背靠着墙, 闭目享受妈妈给他的服务,过了一会再也忍不住了,他把王怡扶起来,背向自己, 双手扶在墙上,扶正老二,一下便顺利直插到底,双手抓住妈妈的乳房,拼命的 向前插,身体一下一下的碰打在妈妈的屁股上,发出啪啪的声音,因为刚刚才做 了一次,所以抽插了二百多下还不能完事,周冲对王怡说:「妈,让我进入后面 的洞可以吗?」
 
  王怡转过头说:「妈还未试过,但会好痛的。」周冲说:「我会慢慢的放进 去,涂一些肥皂就不会痛的。」王怡不想逆心肝儿子的意思,想大不了忍受一下 吧,而她自己也想试试这滋味是怎样的,便点了点头。周冲涂了一点肥皂在老二 上,找到了入口,好不容易才挤进了一个龟头,王怡感到肛门好象给撕裂了一样, 不禁:「呀…好痛……」的叫出来。
 
  周冲停了下来问:「妈,是不是很痛?」王怡不想扫儿子的兴,低声说: 「不怕妈还受得了。」周冲慢慢的前挤进去,有肥皂的帮助,很快便整根老二齐 根进入了妈妈的肛门里。这里当然比阴道窄,周冲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,便开始 慢慢的抽动,开始时王怡感到非常的痛,但慢慢便感痛苦减轻,再而感到一点快 感。周冲抽插了数十下,王怡开始将屁股向后挺,配合着周冲抽插的动作节奏。 过了百余下后,周冲再也忍不住了,啊的一声把千万的子孙释放出来,但这一次 终点是他妈妈的大肠里。激情过后,两人把身体再次冲干净,一齐回到房间。 
  大家躺在床上,王怡把头枕在周冲的左臂上,回味着刚才的刺激,忽然她想 起为什么儿子会有这么好的做爱技术,尤其是他的舌头,简直可以要她死去活来。 周冲对他妈妈的乳房好象还是爱不释手,不断的搓揉着,王怡轻声问:「冲,告 诉妈你是不是有女朋友?」周冲说:「没有呀。」王怡说:「那你刚才做的…… …是从那里学回来的?除了妈妈外,你还和那个女孩子做过?」语气带有一点醋 意,周冲迟疑了一会说:「妈,我可以告诉你,但你先要答应我不要生气。」王 怡还以为儿子怕自己吃醋。笑着说:「难道你以为妈会吃自己媳妇的醋吗?」 
  周冲说:「我和……妹做过。」王怡听了好象给一盆冰水当头淋下一样,马 上从床上坐起来,颤声说:「你怎可以和你妹妹做这种事,你不是害了她吗?这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」
 
  周冲说:「一年多了。」王怡继续问:「是怎样开始的?」周冲答道:「有 一晚半夜我听到妹的房有呻吟声,我还以为她病了,便过去看看,见到她脱光了 衣服在自慰,我看了一会忍不住便走进去,妹妹说她很难受,而我的老二又不听 话,好象今晚一样,我们就情不自禁的做了,自从我们做过后,妹妹比以前快乐 多了,她不喜欢和其它同学一齐玩,以前她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里,话也不跟我多 讲,现在每天回家也有很多话跟我讲,又帮手做家务,人也比以前开朗和漂亮了。」 
  王怡还想说些什么,但看看自己不是光着身体和儿子睡在一起吗。便叹了一 口气说:「这都是我这做妈的错,我不能留你们在身边好好的看管,让这种事情 发生,不做也做了,但你们要小心不要把你妹的肚子搅大了。」周冲说:「妈你 可放心,我们每次都有用套的。」
 
  周冲拿起晚上喝剩的红酒,喝了一口,然后把嘴凑到王怡的唇边,王怡微微 的张开嘴,周冲便把酒喂进她口里。王怡自从懂性以来那试过这样温柔的调情手 法,很快便把刚才的话题忘记得一乾二净了。周冲一口一口的喂着王怡喝酒,而 他的手也不闲着,一面温柔地揉着王怡的一边乳房,王怡现在可以说真不知人间 何世。王怡的左手慢慢地向下移,拨开自己浓密的阴毛,摸到自己的阴核慢慢的 揉着,右手摸到儿子半软的老二慢慢套弄着,很快周冲的老二便由低眉菩萨变成 了怒目金刚。这时两瓶酒亦已喝光了,周冲说:「妈,我想你用口。」
 
  王怡看了儿子一眼,微微一笑,便低下头把手中的大肉棒放入口中。王怡把 肉棒在口中吞吐着,舌如轮转,慢慢由老二舔到阴囊,把两颗蛋蛋逐一放入口中, 周冲把自己的双腿抬起,王怡一直往下舔,终于舔到了儿子的肛门口。她略一迟 疑,便伸出舌头往儿子的肛门里钻。周冲几曽试过这种滋味,全身百多万个毛孔 全部宣布独立,王怡拼命的把舌头往周冲肛门里钻,好象要报刚才儿子为她的后 门开苞的仇一样,一只手拿着周冲的肉棒套弄着,要不是周冲刚才己发泄了两次, 差点便射了出来。
 
  王怡另一只也在自己的阴核上拼命的揉,现在她的下面已像黄河缺堤一样, 再也忍受不了,抬起头对儿子说:「冲,再给妈一次好吗?」周冲这时已舒服到 不能出声,祗能点一点头。王怡已急不及待爬起来跨过儿子,张开双腿扶正肉棒 便坐了下去。王怡疯狂的上下起坐,好象一个女骑师一样,胸前两个乳房也跟着 上下抛动,看得周冲眼花撩乱。王怡起落了几十下再也没有气力了,俯伏在儿子 的身上喘气。
 
  周冲翻过身让妈妈伏在床上,然后把她屁股抬起半跪,移到她后面找到了入 口,提着老二用力一挺,便再抽插起来。他一面插一面扒开王怡的屁股,看见她 的肛门一开一合,好象向他说话,邀请他进去,待抽插了几十下便把老二拔出来, 拿着湿透了的老二往王怡的屁眼使劲一插,这次很顺利地便一插到底。王怡的屁 眼经过刚才的开幕礼,这次不再感到怎样难受,祗轻轻地低叫了一声便变了愉快 的呻吟,王怡不停的把头和屁股两边摇摆,口中发出没有意思的淫叫,周冲再把 老二从屁眼拔出来再插入阴道中,这样周冲轮流插着两个洞,自己也感到差不多 了。
 
  低头对王怡说:「妈,我在你的两个洞都射过了,这次让我射入你的第三个 吧。」
 
  王怡无力地点了点头,周冲便加快了速度,到最后关头,把王怡一翻,马上 跨在她头上,把肉棒往她口里一塞,一股热流直冲入王怡的喉咙,差点把她呛得 窒息。她把儿子的浓精一滴不留的咽了下去,王怡慢慢透过气来,拿着已渐变软 的肉棒,仔细的用舌头从头到尾为他清洁一番。周冲这时也累得动也不能动了, 躺在床上喘气。王怡起来拿了一条毛巾,为他把汗水擦干。再回到床上亲了儿子 一下说:「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去移民局申请延期居留。」两母子便赤裸互相搂 抱着沉沉睡去。
 
  第二天周冲醒来发觉妈妈不在床上,起来见妈妈在厨房为他准备早餐,周冲 走进厨房从后抱着她,双手抓着两个乳房,然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他的老二已 在行升旗礼,高高的顶在王怡的股缝间。王怡转过头来笑说:「昨晚还不够吗?」 周冲涎着脸说:「和妈妈做爱永远也不会够。」
 
  然后一手把王怡的睡袍拉高,原来妈妈连内裤也没有穿。周冲在她的阴核摸 了几下,然后把中指插入她的阴道,才没插了几下,王怡的淫水已流了周冲一手 掌都是。
 
  周冲把裤子往下一拉,提起老二往王怡的阴道一顶,很容易就全根没入,王 怡冷不及防,大叫:「呀……坏儿子……」手里拿着的鸡蛋差点掉了下来,周冲 好象一个做早操的士兵,下下向前,早上的老二特别硬,每一下都直顶到子宫。 王怡双手撑着厨柜,屁股向后迎合儿子的冲刺,淫水沿着大腿流到脚踝。周冲冲 刺了百多下,双腿也感到累了,老二仍插在王怡阴道中,从后把她抱起走出客廰, 自己半躺在沙发上。王怡提着他的大肉棒,对准自己的洞口便坐了下去,她的两 个乳房随着她的起坐而跌荡,周冲一手抓住了一只,把乳头轮流放入口中吸吮着, 屋里的呻吟声、淫叫声,为这个早上平添了不少生气。王怡坐了百多下累到不能 再动了,但周冲还未能完事。
 
  王怡喘着气说:「冲,妈给你吸出来好吗?」周冲当然求之不得,随着点了 点头。王怡爬了下来拿起了肉棒,先把上面她留下来的淫液用舌头舔干净,再把 肉棒放入口中,先用舌头在棒顶的缝上钻,再用口上下套弄着,现在她的样子活 像跪地上向儿子不断叩头,手里同时把玩着两颗蛋蛋。就这样王怡叩了五、六十 个后,周冲也长叹了声,一股浓精射入王怡口中,王怡这样就享受了一顿美味早 餐。周冲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,王怡给他冲了一杯咖啡和煎了两只鸡蛋,叮嘱 他说:「早些去移民局看能不能延长一些期限吧。」
 
  周冲出门后,王怡独自在家,思前想后,昨晚和今早发生的事好象发了一场 梦,但下身的感觉让她知道这是事实,她己经和儿子乱伦了。她现在的心情很矛 盾,一方面很后悔,但另一方面刚才的性爱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一再回 味,但将来又怎样面对女儿呢,而女儿和自己的儿子又有这种关系……唉…她袛 好收拾心情也上班去。
 
  王怡晚上回家。甫入门周冲便从房跑出来,把她一手把抱入怀中把她吻得透 不过气来。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周冲才把她放开说:「妈,移民局给我延了两个星 期。」王怡也很意外说:「他们怎会这么好?」周冲说:「我跟他们说我不是想 留在香港不走,我袛是想学好英文,考完最后一个试我会马上回去,我把我这两 年的上课纪录和成绩单给他们看,他们马上便批了,考完试我还可以有三天陪你 呢。」王怡说:「这样太好了,那你就不用担心了,你今晚想怎样庆祝?」 
  周冲简单回答:「做爱。」说罢便伸手往王怡两腿间抓去,王怡推开他说: 「我刚回来一身汗,先洗个澡吃完饭再说吧。」周冲说:「好,我们一齐洗。」 跟着三扒两拨便把自己和王怡的衣服脱光,开了花洒,大家除了为对方擦背外, 还用口舌为对方清净两腿之间,周冲好象有无穷的精力,在王怡的前和后各射了 一次。
 
  跟着下来的一个星期王怡白天上班,周冲去上补习班然后回家温习,晚上王 怡下班回来吃过饭后电视也不看便上床疯狂做爱。很快过了十多天,周冲的试也 考完了,也拿到很好的成绩,在过去的十多天周冲在王怡的三个洞不知射进了多 少子孙,王怡在这十多天亦也补偿了她过去十多年失去的性生活。
 
  很快明天周冲够期要回去了,这晚翻云覆雨后,两人躺在床上,王怡说: 「冲,你明天要回去了,我们不可以再像现在每天见面和每天……我打算下星期 跟公司申请年假回去看你们。」周冲说:「我找到大学后可以申请和妹一齐再来 看你。」王怡说:「提起你妹妹我们的事千万不可以让你她知道。」周冲笑说: 「打我们相好的第一天我便打电话告诉她了。」王怡跳了起来差点滚了下床颤声 说:「这种事你怎可以告诉她,你叫我以后怎样回去和她见面,她有什么反应?」 
  周冲说:「妈,你不用担心,她说袛要妈开心便可以,我不是说过这是我们 家的事,关了明门有谁知道,妹还问你的乳房还大是她的大呢。」王怡给他气到 哭笑不得,叹了一口气说:「难道这真是天注定的。」随着在床头拿了一包东西 交给周冲说:「这里有一些钱,你回去给你妹买些衣服吧。」周冲打开来一看, 里面除了钱外还有几盒避孕套。
 
  王怡说:「在国内买的质量不好,你们别给我搅出一个孙儿或外孙才好。」 周冲暗喜,妈妈这样不是暗里允许他和妹妹的关系么。一个翻身把王怡压住说: 「让我们先试试你买的质量好不好吧,但你要用口帮我戴。」王怡笑着说:「你 这小鬼也不知从那里学会这么多的鬼主意,妈不会,你教我吧。」这晚一共享了 三个才相抱着沉沉睡去。
 
  第二天周冲收拾好准备回乡,那几盒避孕套更贴身收好,临走前当然在母亲 的前后洞里放下不少子孙作为留念。回到东莞甫进门妹妹己等得很焦急,行李还 未放下,周淇己扑上把他紧紧抱住,嘴巴迎上来向哥哥索吻。吻罢周淇幽幽地说: 「哥,这几个月想你把我想死了。」周冲一手搂着她的腰,一手摸上她的屁股说: 「我也每天想你。」
 
  周淇嘟长了嘴说:「你每天和妈做爱那有时间想我,上次你去香港每两天也 有打电话给我,但这次两天才打一次。」周冲摸着她的一边乳房说:「哥真的也 每天也想你,但这些时间我又要申请延期居留又要准备考试所以少打电话给你, 今次回来一定好好给你补偿,你的奶子好象大了不少呢。」
 
  周淇伸手摸着周冲的老二说:「很多时晚上独自一个人不能入睡,特别是月 经来的前后,奶子涨鼓鼓的,很想和你做爱,虽然自己搓搓奶子挖挖洞后会好过 一点,但没有这根东西还是缺少了一些充实的感觉。」周冲笑说:「那现在让我 给你充实充实吧。」说罢便脱周淇的衣服。周淇的乳房比她的妈妈略小,但也有 32B2232,乳晕和乳头也是很小,呈粉红色的,摸上手很有弹性,和王怡 的比又有另一种感觉。周淇也急不及待地去解周冲的皮带,把他的裤子拉下来。 
  周淇跪在地上把肉棒拿在手里说:「让我看看经过妈妈的调教它变成了怎样 子。」说罢便把肉棒放入口中。周淇吞吐了一会仰起头笑着说:「好象还有妈妈 的味道。」周冲抓着她的两个乳房说:「快点上床让我看看你的小洞内有没有其 它男人的味道。」周淇轻打了他的老二一下说:「除了哥哥外我那有什么男人, 其它的男生我都看不上眼,全部都土气得要命,袛有哥哥最好。」
 
  周冲给她一赞,登时心花怒放,一把抱了她上床,三扒两拨的便把她脱光, 把头埋在周淇两腿之间。周淇的阴毛很少,疏疏落落的长在肉缝对上的地方,大 阴唇上差不多没有毛,小阴唇还是鲜红色,和王怡的不同,王怡有一片浓密的森 林,小阴唇是深红色的。在床上两个女人的表现也很不同,王怡很多时也会采取 主动,但周淇则任由摆布,风味各有所长。周冲用拇指撩拨着阴核,舌头往阴道 里钻,少女的淫水味也很不同。周淇流出来的淫水不多味很清淡,而王怡每次也 像缺堤一样味也较浓。
 
  周冲舔够了便躺在床上要周淇再给他含老二,周淇的口交技术还未到家,袛 懂得吞套,舌头也转得不够灵活,周冲经过王怡的服务后要求也高了。周冲教她 要用舌头舔中间的缝,舔的同时手还要不停套弄着棒身,另一只手要摸弄他的蛋 蛋。周淇抬起头问:「这是妈妈教你的吗?」周冲点点头。周淇为了不让给妈妈 比下去,舔得更卖力。
 
  周冲把双腿提得高高,口里不断的说:「向下…向下…」周淇手里套着肉棒, 一点一点往下舔,到了肛门附近停了下来。周冲说:「舔我那里,我会很舒服的。」 周淇摇了摇头说:「不,很脏。」周冲说:「妈妈也是这样给我舔,如果你是爱 我就不会觉得脏的了。」
 
  周淇为了不让妈妈比下去,便闭着呼吸伸出舌头舔了下去。周冲张大了嘴巴 叫:「对……对…就是这样…入一点…入一点…啊…啊……淇…你做得很好…不 要停…」可怜周淇闭着呼吸来舔,差点儿窒息。过了一会周淇再也忍受不了,抬 起头来说:「哥,你现在可满意了吧?」周冲说:「谢谢你淇,现在让我来给你 服务。」
 
  他把周淇放躺下来,先把两个小乳头轮流含在口里,舌头在乳头乳晕上不停 打转,然后一直舔下去经过肚脐、阴毛、到了阴核。周冲先在阴核上轻轻地舔, 然后翻起包着阴核的包皮舔下去,另一只中指插入周淇的阴道。周淇大叫一声: 「呀……哥…」像触电般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,双手紧紧的抓住周冲的头髪,腰 像蛇样扭动,屁股拼命的向上挺。这样过了几分钟颓然地躺在床上,已经先得到 了一次高潮。
 
  周冲满嘴满脸都是淫水,他把周淇的双腿抬起,舌头往肛门舔。他先在肛门 口不停打转,然后往肛门里钻。周淇刚从高潮回复过来,感到肛门又痒又舒服, 不禁叫:「哥,不要…不要…停……不要停。」双手不停搓自己的乳房,两颗乳 头已经发硬比平时大了一倍。周冲舔了一会,抬起头来,把妹妹双腿搁在自己肩 上,提起硬得发痛的肉棒往妹妹的小洞就插进去。
 
  周淇的阴道已像春雨过后湿到滑不留「棒」,好几次周冲抽插中的肉棒都给 滑了出来。周冲抽插了一百多下,周淇已经有了三次高潮拍床叫好。周冲把老二 拔了出来,把妹妹翻转身,提起湿透了的老二往肛门便插进去。因为刚才周冲已 经把妹妹的肛门舔湿了,加上肉棒上的淫水,一下便全根没入。
 
  周淇冷不及防哥哥会偷袭她这未经开发的地方,肛门传来一阵撕裂的剧痛, 使她不禁高声惨叫一声:「呀……哥…很痛……那里不要…快些抜出来。」周冲 知妹妹那儿刚开发,第一次一定会有些痛和不习惯。他先不作抽插,把妹妹的屁 股压在身下,低头说:「第一次会有些痛,我会慢慢的动,过一会习惯了就会觉 得舒服。」周淇已痛得掉下了眼泪说:「但真是很痛…我不要…」周冲说:「妈 妈第一次也是觉得很痛,但痛过后她每次我插完前面她都挺起屁股要我来插后面 呢。」周淇听说妈妈也让哥哥插屁眼,她亦不想逆哥哥的意思,袛好默默的咬着 枕头忍受着。
 
  当周冲抽插了三、四十下后,周淇慢慢觉得痛苦减轻了,跟着来有一点点快 感。渐渐她口里发出了呻吟声:「哥…哥……大力点…深点…」周冲得到她的叫 声鼓励,抽插得更加快,百多下后大叫一声:「淇,把屁股抬高点,我要射了… 呀…」一股浓精直射进妹妹的大肠。周淇亦感到一股暖流直透到她的肚子里,这 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,感到浑身舒畅。
 
  过后两兄妹躺在床上,周淇伏在哥哥的胸说:「哥,你弄得人家后面很痛, 妈妈每天也这样给你插吗?」周冲说:「对,今早我临走前才在她前后两个洞各 射了一次。」周淇说:「那你喜欢和我做多些还是和妈妈做多些?」周冲知道女 人的毛病来了,王怡虽然是大家的妈妈,但妹妹的心里也是不舒服的。
 
  周冲便说:「淇,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女人,我两个都无分轻重的爱,你要知 道妈妈为我们磋跎了半生的青春,我又未能自立帮轻她的负担。现在既然可以令 到她开心,我们应该尽力令她过得快乐一点,迟些妈妈会回来看我们,你别让她 难受才好。」跟着周冲说了一大堆妈妈怎样赚钱辛苦早出晚归,怎样为了他们兄 妹有好男人追求也不再嫁,尽量消除妹内的妒忌。周淇听完后便说:「我不是吃 妈妈的醋,但妈妈知道我们的关系她不生气吗?」周冲起来从裤袋中拿出了几盒 避孕套来给周淇看:「这是妈妈买给我们的,她怕我们出事,你说她还会生气吗?」 
  其实周冲心中另有打算,如果可以和妈妈及妹妹一齐做爱真是最好不过,他 在色情光盘中看过一皇二后,觉得很刺激,如现实生活中也可以的话真是太好了, 而且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妹妹……想到这里不禁发出会心微笑。周冲跟着说:「其 实我们是一家人,关了门我做什么有谁知道,改天妈妈回来后我们可以和妈妈一 齐做爱呢。」
 
  周淇啐了他一口说:「你想得挺美,这样难为情的事我才不干。」周冲用中 指插入她的阴道说:「我俩都是从妈妈这里钻出来的,我们的身体妈妈从小看到 大,有什么难为情?一男二女或一女二男一齐做爱在国外很普通的,改天我带一 些光盘回来给你看你就会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」周冲打算先把妹妹调教 好,妈妈方面就好办多了。
 
  第二天,周冲回学校办好新学期的事后,他去到一个地下售卖色情光盘的地 方挑选了几片集体性爱的光盘,有二皇一后的、有二男三女的,日、欧、美的都 有,准备给妹妹来个大调教。
 
  晚上周冲洗过澡后见周淇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周冲把光盘放入光驱,调好后 对妹妹说:「淇,今天我带一些精彩的片子回来,我们一齐看。」周淇先看到的 是两个女人互相抚摸身体,跟着一个黑人进来以一敌二。那个黑人的肉棒足有十 二吋长,看得周淇又好奇又害怕,目不转睛的盯着荧光幕,心想如果那肉棒插入 自己的小洞肯定容纳不了,但当她看到那大肉棒在其中一个女人的洞进出自如, 不禁心跳加速。尤其是看到一个女人伏在床上为另一个女人口交而后面给那黑人 抽插着,周淇不禁面红耳赤。
 
  周冲坐在妹妹身旁,一手抚弄着她的一个乳房,一手伸到她的两腿间揉着她 的阴核,在她的耳边说:「这些多人性爱在外国很普通的,你看他们三个人都可 以一起舒服,改天妈妈来了我们也像他们一样三人一起做好吗?」周淇已不懂回 答,袛全神贯注盯着荧幕,连哥哥悄悄地把她的衣服脱了也浑然不知。周淇现在 脸庞发热,下身空虚,双腿把哥哥的手紧紧夹着不断扭动。周冲把自己的衣服也 脱掉,把妹妹抱起,背向自己,拿着肉棒对准洞口,扶周淇坐下,一顶到底。 
  周冲一下一下的向上顶,双手抓着妹妹的两个乳房用力的搓。周淇不断的把 屁股在哥哥的腿上磨,流出来的淫水把周冲的大腿也弄得湿透了,但眼睛一直未 有离开过荧幕。待片子放完后,周淇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无力的向后靠在哥哥身 上。周冲把她扶起来,让她跪在地上,双手趴在沙发,提着老二从后抽插,当然 除了穿梭前门外还顺便叩叩后门,周冲这样前后穿梭的百多下,直把周淇插得叫 声震天,最后才把子孙留下在周淇的大肠内。
 
  发泄过后周冲再旧事重提,在妹妹的耳边说:「待妈妈来了我们一起做爱, 我和你做的时候你就给妈妈舔,我插妈妈的时候我也叫妈妈给你舔,这样我们三 个也可以一齐舒服好吗?」周淇点了点头说:「我没有问题但妈妈不知答不答应。」 周冲说:「袛要你肯配合妈妈方面我来按排。」周冲说罢在妹妹脸上吻了一下, 心里暗暗高兴准备享齐人之褔。
 
  过了两个星期王怡来电话说公司给了她十天假期,过两天她就回来看他们兄 妹。周冲当然十分高兴,但周淇就有点紧张。
 
  过了两天王怡回到家,刚好周冲回了学校,袛有周淇在家,母女相见应该很 开心,以前每当王怡回来周淇总是欢天喜地的欢迎她,但现在的气氛则有点尴尬。 王怡放下了行李后问:「你哥去了那里?」周淇回答说:「回学校很快便回来。」 王怡跟着说:「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?」周淇说:「好,哥每天也陪着我。」 
  两母女相对无言,因大家心中都有事所以大家都找不到话题。刚好这时周冲 回来把僵局打破。见到母亲便喊:「妈,你己经回来了,我在学校办完事还想去 车站接你。」说罢便一把将王怡抱入怀中,王怡刚想说话嘴吧己给周冲用嘴封住, 舌头钻进王怡口中乱搅,手也抓住王怡一个乳房旁若无人的搓。周淇站在一旁, 虽然她已知道他们母子间的特殊关系,但也给这情吓得呆在一旁。
 
  王怡也给周冲突然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想推开他但给周冲紧紧抱住而给他 在乳房搓两搓身也软了下来双手也使不出劲来推他,双手袛好软软的放在周冲的 肩上。周淇看了一会心中的妒意不禁油然而生,她走过去硬把他们拉开说:「哥 你真自私把妈妈霸占了这么久,我也要。」说完就搂住王怡的脖子嘴吧印在王怡 的嘴上,舌头也往王怡口里钻。
 
  周淇的两个小乳房压在王怡的两个大乳房上不断的磨。周冲则转到王怡身后 用手把她们两个紧紧抱住,舌头在王怡的脖子上不停的舔,老二顶在王怡的股缝 间上下的磨。王怡怎样也挣不开她们,口中袛能发出:「唔……唔…」的声音, 而胸前和屁股后的快感也使她不愿挣开。
 
  这样吻了一会周淇放开了口王怡才能挣脱出来,喘了一口气说:「妈一回来 你们两个小鬼就联手欺负妈,我坐了一天的车出了一身臭汗,让我先去洗个澡然 后一齐出去吃饭,现在己经很晚了。」他们兄妹这才把她放过,这时王怡的内裤 已湿得一塌糊涂了。周冲想来日方长,现在应该养精畜锐饱餐一顿,今晚才能应 付她们母女俩。
 
  这晚他们到市中一家酒楼,点了不少好菜还要了两瓶红酒。饭间最初气氛仍 非常尴尬,但杯起杯落后他们东拉西扯的聊,尴尬的气氛亦冲淡了不少。饭后回 家周淇进去洗澡,王怡两母子坐在沙发看电视。周冲问:「妈,我回来后每天也 想你。」周怡说:「骗鬼,你有妹妹陪那还会记挂着我这老太婆。」周冲也不打 话,一把抱着她就吻,手也摸进王怡两腿间。
 
  王怡把他的手推开说:「淇很快就出来,不要给她见到。」周冲说:「不要 紧大家一家人反正她也知道的。」说罢再用嘴把王怡的嘴封住,另一只把自己的 裤子脱掉,大老二马上雄纠纠的跳出来。周冲拉王怡的手握住老二。这东西对王 怡来说虽然并不陌生,但她的手一碰也有触电的感觉。而一碰到就不愿放开,不 由自主的上下套动起来。周冲一面吻一面把她的衣服脱下来,很快两个人已经全 裸的坐在沙发上。
 
  周冲从她的嘴吻到脖子,继而到肩、背,然后把她的头按下来对着他的老二。 王怡自自然然地把它放进口里,王怡和这东西分开了十多天大家好象有说不完的 话,肉棒在她的口中不断进出,舌头如轮转般在顶上的肉缝和龟头上不停地舔。 周冲一手搓着一个乳房,一手按着她的头,妈妈口交的技术和妹妹不同,妈妈知 道怎样可以令他舒服,妹妹就须要他指导才懂得怎样做。
 
  王怡这时候正半伏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为周冲口交,连周淇洗完澡出来也不 知道。周淇倚在厕所门口看了一会,淫水已流到大腿了。周冲做了一个手势叫她 把衣服脱了,招一招手叫她过来,然后把王怡的一条大腿提起,周淇走过去蹲在 沙发旁,这时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自己十五年前住过九个月的旧居。
 
  周淇伸出了舌头就往阴核上舔,突如其来的刺激使王怡想坐起来,但周冲按 住她的头、提着她的腿使她不能起来,肉棒更加快速度向上顶。周淇一面舔一面 用食指和中指在阴道里挖,上下夹攻使王怡不禁疯狂的扭动屁股,口里发出「唔 ………唔…」的声音。周冲看也差不多了便把王怡扶起坐在沙发,然后把她一条 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提着肉棒就插进出。
 
  周淇也坐上沙发一旁揉着王怡的一个乳房,口里吸着另一个乳头。王怡已陷 入了疯狂状态,手里亦搓着周淇的一个乳房,什么妈妈的尊严也抛诸脑后了,张 开口不断的叫:「呀…淇…不…不要……冲…大力点…噢…」
 
  周冲抽插了六、七十下,王怡己经有了三次高潮。周冲想不该冷落了妹妹, 他把老二抽出来,扶周淇下来半跪在地上,提着老二从后插进去。周淇现在再次 面对着王怡的阴户,周冲的肉棒刚抽出来王怡的洞口还半开着。周冲一面抽插一 面按周淇的头下去要她给妈妈舔。周淇也很卖力,除了舔阴核外,舌头还往阴道 里钻。这使王怡张开口一边喘气一边叫:「呀……噢…淇……很舒服…」
 
  周淇一方面挨着哥哥在后面抽插,一方面埋头在妈妈腿间拼命的舔,口中袛 能发出:「唔…唔…」的声音,两人的淫叫声合起来真是人间最美妙的交响乐。 周冲抽插了三、四十下把老二抽出来换了个姿势。他把周淇转过来面对自己,把 老二再抽入周淇的洞中然后把她抱起,让她的两腿夹着自己的腰,一手把王怡拖 起便往房里走。
 
  到了房里先推王怡躺在床上然后把周淇放下,使她们侧身成69的姿势,从 后提起了周淇的一条腿然后对王怡说:「妈帮我放进去。」王怡拿起了他的肉棒 对准了周淇的洞口周冲一顶便插进去了。
 
  王怡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兄妹相奸的情景,看到自己儿子的肉棒在自己 的女儿鲜红幼嫩的阴道中进出,不禁我见尤怜,伸出了舌头往女儿的阴核上舔, 同时亦舔儿子的肉棒末端和阴囊上。周淇也不闲着埋首在妈妈的腿间狂舔,两个 女人的淫叫声和周冲沉重呼吸声充满了房间。
 
  「淇……舔入点…对…是…这里…呀…」,「哥…大力点……」,「妈往下 舔…含我的蛋蛋…」。周冲抽插完了妹妹把王怡扳过来伏在床上压着周淇在下面, 提着肉棒往王怡的肛门里插进去。因周冲的肉棒粘满了周淇的淫水所以插进去一 点困难都没有。王怡:「呀…」的叫了一声便用屁股不停的往后挺,然后埋首在 周淇的腿间舔她的阴核,同时用中指在幼嫩的阴道中抽插。
 
  周淇仰头看着哥哥插着母亲的肛门,妈妈的淫水沿着阴核滴下来落在她的脸 上,她伸出舌头把滴在口附近的淫水都舔进口里。周冲抽插了五、六十下把肉棒 抽出来再把周淇的两腿架在肩再次插进去,而王怡就坐在周淇的脸上亨受着女儿 给她的口舌服务,同时她也弯下身舔着周冲的小乳头。
 
  周冲受了这种刺激抽插了几十下再也忍不住了,大喊了一声:「啊……」一 股浓精便射进妹妹的子宫内。王怡急说:「冲…不要…你没有戴套…」周淇有气 无力的说:「不要紧我月经昨天刚来完…」王怡听到才放下了心,低下头把从周 淇阴道中倒流出来的精液舔干净。这时房间中充满了精液和淫水的味,三人像三 堆烂泥般躺在床上,再没有其它的声音除了他们沉重的呼吸声……
 
  第二天王怡先醒来,看看身旁的一对儿女,连自己就像三条肉虫般躺在一起, 想起昨晚的荒唐,不禁摇头叹了一口气。这时周淇也醒过来,她顽皮的在妈妈乳 房上抓了一把,用舌头在另一个乳头舔了一下,对王怡笑着说:「妈,我昨晚很 开心,你舒服吗?」王怡也不答她袛苦笑了一下。
 
  这时突然有一根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,原来周冲也醒来了。
 
  王怡说:「一早醒来就这样不规矩。」周冲涏着脸说:「昨晚射了给妹妹现 在应该给妈妈补偿。」说罢就爬过了周淇压住了王怡,王怡想挣扎起来,周冲抓 住了她的双手把她压住不让她起来,用一条腿把王怡的两腿分开,然后对周淇说: 「淇,帮我插进去。」周淇应了一声便爬到后面拿着哥哥的肉棒对准了妈妈的洞 口在哥哥的屁股一推周冲的老二便插到尽头。
 
  王怡:「呀…」的叫了一声说:「你们两个小鬼大清早就联手欺负妈…啊… …呀…淇…不要…」原来周淇在背后往周冲的屁股一下一下的用力推,使周冲的 肉棒每一下都插到尽头命中红心。周淇转到前面搓着王怡的两个乳房同时和哥哥 吻在一起,王怡也伸出了一只手到周淇腿间揉着她的阴核。
 
  周淇给她的妈妈也搅得浪了起来,待周冲抽插了数十下便搂着他说:「哥, 我也要。」周冲笑着说:「好吧也来给你止止痒吧,妈一会再给你。」把老二抽 出来从后插入了周淇的阴道中。周淇也搂住王怡吻了起来,四个乳房磨在一起。 周淇发出了了淫贱的叫声:「哥…大力点…呀…妈…很舒服…」
 
  王怡伸出舌头舔着女儿的两颗小乳头,手在自己的阴道大力的挖着。周冲抽 插了百多下周淇「呀…」的大叫了一声便伏在王怡的身上动也不能动。周冲知道 她已到了高潮,便抽出老二再次抽进王怡的阴道中,王怡口里仍含着周淇的一颗 乳头,口中袛能发出:「唔…唔…」的声音。周冲抽插了百多下才「啊…」的一 声把子孙排入王怡的阴道里。周冲泄过了后翻身躺在床上,这时周淇已回过气来, 她爬起来先用口把周冲开始变软的老二含在口中细心的清洁一番,再爬到王怡的 腿间用舌头把流出来的精液舔干净。
 
 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王怡先起来去冲洗,然后包着一条毛巾去做早餐。周冲 两兄妹洗过后出来干脆连衣服也不穿坐在沙发上。王怡做了早餐出来,看到他们 赤条条的样子便说:「你们还不穿衣服。」周淇淘气地把她的毛巾扯掉说:「穿 来干什么,等会还不是要脱。」一把拉她坐在沙发一人一边的把周冲夹在中间, 周冲现在做皇帝一样,真的是不知人间何世。周淇喂他喝咖啡,王怡喂他吃煎蛋, 他手里袛把弄着一大一小两个乳房,有时还伸到下面挖挖两个湿透了的洞。没多 久周冲的老二又高高的竖了起来。
 
  王怡笑着说:「看你的小弟弟吃早餐时也不放老实点。」周淇二话不说跪了 下来把肉棒放入口中便吮,但周淇口交的经验还浅,袛知死命的吮,周冲对王怡 说:「妈,你教她怎样做吧。」王怡笑了笑也跪了下来,从周淇手中接过了肉棒 对女儿说:「要男人舒服你看妈怎样做。」王怡教她除了吮外还要用舌头在龟头 上、肉缝上舔,不要忘记还要舔阴囊,周淇也很用心的在旁学习。周淇看了一会 也把头凑过去,两条舌头飞快地在龟上转,偶然也会缠在一起。这样舔了一会周 冲一把拉起周淇说:「淇,上来吧。」
 
  周淇跨上哥哥的大腿,王怡拿着肉棒对准洞口扶着她的屁股坐下。插进去后 周淇有节奏地上下起坐,口中发出浪叫,两个小乳房不断地在周冲面上磨擦着。 王怡再次看到自己的一对儿女兄妹相奸的情景,也看到女儿的肛门一开一合,不 禁伸出舌头去舔,舌头往肛门深处里钻,后来更用手指挖进去。周淇乳头、阴道 和肛门同时受到刺激,很快便有了几次高潮,软软的躺在沙发上对妈妈说:「妈, 你来吧我受不了。」
 
  王怡很快便接替了周淇的位置扶正肉棒便坐了下去,一边起坐着一边发出了 浪叫:「啊…冲…我的好儿子……呀…你…好利…害……你要妈的…老命…了… …」周淇这时也回复过来,站到王怡的背后双手搓着她的乳房,王佁也仰起头来 伸出舌头和她接吻。这样过了十多分钟,周冲也在妈妈的阴道内发射了,王怡也 有了几次高潮软软地伏在周冲身上。周淇蹲下来看哥哥的肉棒和妈妈的阴道还串 连着,接连处还有些精液倒渗出来。周淇凑上头伸出舌头把流出来的精液舔干净, 连妈妈的肛门也照顾到在那里轻轻地舔。王怡现在浑身舒畅,感到有两个这样孝 顺的儿女真是非常幸运。
 
  清洗过后回到房间大家躺在床上,王怡对两个儿女说:「妈想过了,以前我 们分开太久了,反正现在很多香港人在这里开酒家,我在这里要找一份工作应不 困难,工资也许比在香港低一点,但我在香港认识很多客人也在这儿做生意,可 以给酒家带来生意,所以工资应比大陆人高很多的,生活应不成问题,最重要的 是可以时常亲近你们。」两兄妹听到当然十分高兴,大家一齐拥着妈妈,三个嘴 吧很快又贴在一起……
 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 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1-04-12更新.